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公益 >

戈壁滩上的紫色梦想照进现实

2022-01-15 08:14      点击次数:

贺兰山下,翠绿的葡萄长廊,处处弥漫着馥郁的酒香。你无法想象,脚下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曾是一片不毛之地。20世纪80年代,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曾是一片荒滩、一片沙坑。 弹指之间,曾经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如今,已挂牌国家葡萄

  贺兰山下,翠绿的葡萄长廊,处处弥漫着馥郁的酒香。你无法想象,脚下这片生机盎然的土地曾是一片不毛之地。20世纪80年代,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曾是一片荒滩、一片沙坑。

  弹指之间,曾经“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如今,已挂牌国家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这是全国首个针对特色产业的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从280亿元到突破千亿级,这无疑是个大胆尝试,不难看出宁夏产区的雄心壮志。值得期待的是,假以时日,这里将会成为闻名遐迩的“葡萄酒之都”。

  今年7月,素有“酒类奥斯卡”美誉的第28届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在卢森堡大公国举行。此次大奖赛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再创佳绩,摘得80枚奖牌,位列中国奖牌榜第一,并再次成为世界的焦点。不少人认为,贺兰山东麓产区每一瓶获奖的葡萄酒,都来自“天赋风土”。

  而“天赋风土”并非凭空而来,早在20世纪90年代,这个观点就得到了论证。1994年8月,全国第四次葡萄科学讨论会召开,国内外葡萄专家云集银川,对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发展寄予厚望,也为宁夏大规模发展葡萄产业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

  的确,从国内来看,贺兰山东麓是全国最大的酿酒葡萄集中连片产区,从国际来看,宁夏是最具潜力的产区之一。“这里依山傍水,日照充足,热量丰富,砂石土壤透气性好,加之有黄河水的灌溉,使产区的葡萄具有香气发育完全、色素形成良好、糖酸度协调等特征,具备生产中高档葡萄酒的基础。”酿酒师邓钟翔第一次来宁夏,就深深地被这里的风土和从业者的信念所感动。

  2011年,即将从法国勃艮第大学葡萄酒学院毕业的贵州小伙邓钟翔,来到了波尔多玛歌村开启自己的毕业实习之旅。也是那一年,宁夏贺兰山东麓的加贝兰,像一匹黑马横空出世,斩获国际大奖,刷新了一众世界顶级酒评家的认知,邓钟翔心中的光也被点燃了。

  “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是一片荒滩,农作物颗粒无收,但恰恰是贫瘠的土地,反而更适合酿酒葡萄的生长。由于土壤养分少,葡萄树根会往更深广的地下生长,这样可以吸收到更复杂的物质,结出果实味道也会丰富,而丰富的味道正是优质葡萄酒的特征之一。”邓钟翔说道。

  但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是不够的,还要有企业家们的坚持和自信,以及来自政府的支持和引导。2011年开始,自治区党委、政府全力推进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先后出台了《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保护条例》《关于促进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及文化长廊发展的意见》《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文化长廊发展总体规划》(2011~2020年)《贺兰山东麓列级酒庄评定管理办法》及《关于加强贺兰山东麓葡萄酒质量监管品牌保护市场规范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政策,为产区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撑和保障,共同提升了宁夏葡萄酒产业的发展水平,也为产区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

  “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栽种了32个品种的酿酒葡萄,不亚于法国波尔多、美国纳帕谷,是中国最大的世界酿酒葡萄品种资源集聚区,酿酒葡萄面积居中国首位。在贺兰山东麓产区已建成酒庄里,酒庄酒产量占中国的60%以上。同时,宁夏常年活跃着20多个国家级技术团队和60多名国际酿酒师。”在国家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挂牌当天,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世华用一组数据剥丝抽茧,让人们看到了这些年宁夏产区付出的努力。

  除了产业的发展,20多年来,贺兰山东麓产区也在经历着一场宏大的生态之变,昔日荒草遍戈壁,如今已被葡萄酒庄所环绕。在贺兰山东麓国土空间生态修复中,自治区、银川市、西夏区三级联手,自然资源和环境执法部门从严监管,矿山由过去的无序开采转变为绿色开采,石荒地恢复绿色植被生态,历史遗留的矿坑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你看,这里过去是一片飞沙走石,现在成了市民们夏天的纳凉避暑胜地。”沿着西夏区自然资源局绿化养护中心主任马军指向的地方,记者看到了林间公路旁干净平整的自行车道和茂密的树林,以及一块刻有“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的石碑。

  过去的3年里,每到三月到六月都是马军最忙碌的时期。“我们顶着8级大风依然干劲十足,贺兰山下土地贫瘠,为了确保树木存活,要先用挖掘机挖出1米见方的树坑,从5公里以外运来种植土填到坑中,再把树种进去,宁夏的风沙较大,防风林配套跟不上,对葡萄生长影响很大。”马军告诉记者,眼看着当年种下的一棵棵树苗,日益长高长大,心里别提有多欣慰。

  先种树,后发展产业,在贺兰山东麓产区已经成为大家默默遵守的规则。“过去,在贺兰山下乱石戈壁上,种玉米漏水漏沙,种小麦无法收割,种下的树没几天就被吹干了。父亲亲眼目睹了贺兰山生态不断遭到破坏的情景,决心转型发展农业和生态整治。”志辉源石酒庄负责人袁园说,20世纪90年代开始,父亲开始埋头于防护林种植、采砂区平田整良、沟内石头筛选转运、道路平整、灌溉水利管网设施和蓄水池建设。2008年,在满目疮痍的废旧砂石矿区上,志辉源石酒庄开始动工,并在改良后的土地上种下了第一茬酿酒葡萄。

  如今的贺兰山东麓产区草木葱茏,巍巍贺兰山被一望无际、犹如绿色海洋的葡萄藤所簇拥,生态建设和葡萄酒产业都迸发出勃勃生机。

  贺兰神(宁夏)国际葡萄酒庄有限公司大片的葡萄种植和酿造基地,和大多数酒庄一样,那里也曾是一片荒滩地。葡萄园的建设不仅改善了生态,也带动了附近闽宁镇的移民实现就业。14年间,3000多名农户在酒庄庄主陈德启的葡萄园里解决了就业问题。

  “在老家要么靠天吃饭,要么出来打零工,生活根本得不到保障,现在我们一家三口一年能收入十万,你看现在我们有了安定的住所,还买了小轿车,这大概是我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好生活。”今年52岁的马龙才告诉记者,2012年一家三口从固原隆德移民至闽宁镇原隆村,也是那时候开始进入贺兰神酒庄,自己学着干电工,媳妇干保洁,儿子在酒庄学酿造,一家人每天忙碌而充实。

  乘上了葡萄酒产业发展的快车,过上了好日子的不仅马龙才一家。39岁的刘莉是立兰酒庄车间主管兼酿酒助理,也是永宁县闽宁镇原隆村的村民。没搬迁前,家里的收入全靠丈夫打零工所得,刘莉则负责照顾孩子以及在家种地。“很难想象我也能够自食其力,获得一份这样值得骄傲的工作,同时也能够收获一份紫色的梦想。”刘莉告诉记者,自己将不断深造,继续为产业发展作贡献。

  立兰酒庄负责人邵青松告诉记者,酒庄里96%的用工都来自附近的移民村,他们通过双手过上了好日子。在贺兰山东麓产区,注重发展的同时,全力开展产业扶贫、技术扶贫、就业扶贫等扶贫工作的企业不在少数,他们通过葡萄酒产业的发展带动了当地移民就业,帮助实现了脱贫致富。

  截至今年,宁夏种植葡萄面积为55万亩,贺兰山东麓产区品牌价值近300亿元,综合产值(含一二三产业)280亿元,年吸引旅游人数100万人次。目前在贺兰山东麓投资葡萄酒产业的企业为211家。得天独厚的风土,精益求精的酿酒师和企业家,严密的生产标准,一个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高质量发展的引擎正在强劲开启,一个千亿级的“紫色梦想”正在绽放。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新闻热线传真 合作洽谈